关于登山宝训的反思

关于登山宝训的反思
小组的时候,听组长与组员说,谈到公义就想到建民。原来威汕牧师有提我的名字。

我很好奇,回家的途中就开俊杰上传的讲道录音。我在车上听到一半,又改成放在蓝牙耳机听。回到家继续听完。

 

这些年我一直在思考信仰和我们直接关系是什么?我家里经历过无数次的死亡。看起来只是病痛不治而死亡。但是上帝却让我思考病理救治是否可以与上帝的创造原则撕裂切断?

 

但是,上帝让我经历的,简单的说,无论是接触人都是认真的人、看的电影都是很细腻的描写我们以为对的/理所当然的原则。我要介绍大家看一套连续剧叫《我们与恶的距离》。

 

这连续剧讨论的是死刑、媒体、法律、家庭背景、教育等等课题,塑造人如何分析与判断我们的世界的面貌。

 

没有人知道一个人为什么突然拿了枪去扫射无辜的群众。但是如果从精神病理切入,是有原因的,只不过整体社会对这些精神疾病几乎一无所知。他们/我们的状况就好像在2000多年前在巴勒斯坦土地上遇到大麻风的病人或有身体残疾的的人,大家都会躲避、他们的家人也要和这些病患切割。

 

但是只有耶稣没有拒绝医治他们。但是曾几何时,我们讲台的教导都是耶稣是看了他们(病者)的信心所以医治了他们。

 

是什么让我们把上帝的话好像手术刀那样冷冰冰的切割,把上帝走在街头陪同被社会拒绝的群众一起吃喝生活是个别的事例,是为了传福音的需要?

 

威汕牧师说,建民谈公义会很痛苦,世人都不想痛苦,都认为公义是很累的事。这只对了表面印象。真正的痛苦是,我们自称主的门徒,每每读到上帝的公义与慈爱的时候都可能说,这是一条孤单的路。只有明白上帝的心意的人才会坚持下去。

 

但是如果这个世界没有公义,不是没有了痛苦吗?只有爱就好了。公义是很累的事。问题是我们没有一个人是值得公义的,因为我们也不愿意让公义成为检讨我们的信仰、态度与习惯的一个原则。

 

但是我必须澄清,面对真理与选择跟随耶稣绝对是喜乐的事,是没有任何价值可以取代的。这才是真理独一无二的价值,他不会因为我们对他不了解就会变得打折扣。

 

痛苦的是,那把手术刀把上帝完整的真理,变成可以的选择题、有人可以对公义的事情模棱两可,有人可以在八福里面选择哪一个比较“好做”。

 

其实只有那些在信仰、政治、宗教、人生、制度等等走投无路甚至破产的人/群。他们才会完完全全的期待耶稣带他们从绝境走向希望与光明。

 

所以,公义如果是一个符号,他也必须在我们的生活价值里产生共鸣与力量,我们才会发现无论是任何上帝要人维系尊严与界限的原则,其实最后的目的是上帝无私的爱。

简单的说,公义有两个层面,一个是给别人/他者的尊严与尊重,另外一个就是测量我们为何无法尊重上帝所造世界(的美好)的一个思想的空间(反思)。
盼望大家去看这样的电影、小说或连续剧的时候,就会不断的想到底上帝会如何接纳不完整的人,是否死刑就解决了罪恶的问题?

读经态度之上帝说了什么?

首先谈读经态度

我们就要问自己,为什么要读经?是教会推动,所以不愿落后,还是真的想透过集体读经,一起经历与神面对面的信仰经验?

无论我们的答案是什么,都要诚实面对自己。不能读经、累、提不起劲、太忙、没有人督促、没有动力……等等理由,都不是唯一的最大的理由,我们要问的是,其实我们渴慕认识主更多,而不是听牧师讲道、听别人分享的时候才觉得……我渴慕生命被改变。

渴慕应该是伴随着积极的行动。我有太多劝勉鼓励的话要说,但是言归正传。我今天首先要谈的是建立一个正确的读经态度,比一切更重要。

圣经是上帝写给世人认识祂的文字记录。圣经是上帝透过跟随祂的先知、君王、门徒等等来与历史与人类对话的管道。

因此,不要简化读经的基本态度,非常重要。什么是简化?就是一读到圣经经文就马上想应用,这样读经是非常危险也不会改变我们生命的。

圣经是上帝借着当代领袖记录历史、对话、思想、赞颂等等的结晶,因此圣经是非常丰富的。我们不能开山炸石就想把钻石从地里挖出来。你需要有正确的方法。

读经最基本的态度应该是听、看上帝如何说话,他说话的对象是谁?为什么上帝会愤怒?为什么上帝在人类极其败坏之中还说我爱你? 这个中的关系是什么?

所以,读经第一注意应该是聆听上帝做事的方法与教导,而不是断章取义的胡乱应用。

举例,福音书是描述耶稣传福音的生命见证。耶稣对不同生命态度的群体有不同的对话方式。并不能一语概之认为耶稣总是责备人。因此读经的我们,就不应该断章取义或望文生义认为,耶稣骂法利赛人就是骂我,这样代入读经会让我们失去上帝要我们真正认识祂的态度。态度可以培养成为习惯,一旦错误的读经态度,没有被纠正就会天天读经诚惶诚恐,没有办法看见上帝的慈爱、怜悯、信实、公义等等属性的彰显。最重要的是,我们捧起圣经却不是与神面对面,只是在上帝面前用自己的方法发呆。

我也是最近思想读经与信仰生命的对话而开始整理出一些不走冤枉路的生命态度,供弟兄姐妹参考。但愿真理的主,随时畅通无阻与我们说话,我们也随时准备聆听并且遵行上帝的旨意。

愿上帝的国降临,愿祂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Q君与儿童主日学的故事

认识Q君一段日子。他在教会里教导儿童认识圣经的真理。Q君说,在课室管理最大的难题是小朋友经常失控。由于他坚持对教育不打骂的原则,除非不得已,是不会失控吼叫孩子的。

Q君引述最近听了几场如何正确教导儿童的专家讲座,重新思考孩子的脾气与学习的态度是由老师与家庭学习环境造成的。带着威胁与愤怒的教导方式只会压制甚至破灭了儿童对美好真善美教育的向往。

他继续说,发现比较影响班上秩序的反而是牧师孩子与牧师孩子亲近的孩子。他认为这是家庭环境教育的问题。因为一般牧者都会严苛教育孩子对圣经死背硬记,因此只要问班上圣经的道理,他们都不难给老师正确的官方答案。但是往往他们表现的行为,却与口里的真理是相反的。比如说要彼此相爱,但是他们却互相比较甚至欺负弱势儿童。

Q君认为这是物极必反的原因。真理不是强迫式的死记硬背,真理是由好的环境与正确的家庭示范衍生的自然品行。所以要帮助孩子改变/纠正学习真理的态度,必须打破孩子对真理不能做什么的刻板印象,而应该是应该/可以做什么的互动思考 。

换言之,孩子对真理的学习,必须是完全像单纯孩子一般到上帝与主耶稣面前去学习自己的不足,而不是背答案交差,完全没有处理自己与上帝没有交心的关系。

听完Q君一席话,笔者不禁感觉悲从心来。

过去在被培训教导儿童主日学的金句“得一儿童得一家”之说,原来竟然是从孩子身上看到家庭教育的复杂性与排他性的危机。

看来要真正教育孩子学习尊重与热爱真理,是无可避免地必须与既有的教育文化相冲突的!

关于符号的对话

笔者认为,今天无论H、G或任何符号都是一个环境结构里的一份子。笔者自己也是结构里的一份子,我们有我们的社会圈子、家庭环境、社交生活、宗教/信仰圈子。因此我们面对的人、事、物有许多错综复杂的关系。但是很少人愿意认真与诚实地面对与处理这样的关系。所以我们会不断的在这样的关系网里打转。有人认为你是胜利者,因此你就似乎比别人强一些,但是当你无法驾驭环境后,你就要选择继续“埋堆”或者做一个真正的自己?

其实这些符号真的无法走出困局吗?符号与符号之间无法对话吗?我之用符号讨论这些存在已久的现象,其实是思索这些绝对不是单独存在的个案,而是我们没有对整体符号的意义与对赋予符号意义的上帝缺乏认真对话所致。因此H可以是G,G也可以是C,只是各自代表着不同结构利益上的所谓意义。

再次重复:不要忘记,如果大家是相同信仰的群体,符号存在的意义不是符号本身,而是赋予符号价值意义的上帝。

注:关于符号的讨论:今天的符号理论具有以下发展趋势:第一,语言符号学、实用主义符号学不断合流,这尤其体现在阿佩尔的先验实用主义哲学中;第二,符号学的对象不断从语言和形式符号转向具体文化,如电影、服饰等;第三;符号哲学一方面不断转向现实的文化批评,另一方面处于和现象学、认知科学等学科或思潮的不断融合之中。参考

叫符号太沉重

J 君与一位爱护生命的长者Z君交谈发现到原来人间的智慧来自动机单纯与对生命敬畏的高尚人品。他举例好的老中医可以用一种或两种的中药并且争取短期内治愈病人。好医德的医师不让病人依赖药物。最关键的不是吃药与配药,而是是否可以准确地掌握病人是否有条件吃药或做其他康复的治疗如针灸、推拿等等。如果没有治疗的条件,是否可以透过其他方法提升病者自愈条件?

为什么沉重,因为大多数人都追求马上看到效果的改变,而不寻思这样的过程是否同时加重病人的病情?此长彼消之下病人、医疗方面、家人朋友的意见拉锯战之下,往往让病人失去提升治愈条件的黄金时机。另外一个沉重是J君在接触自愈法的过程里发现太多反智的想法、行为甚至还有很多自私自利的行为、医德的沦落等等历历在目。作为受害者家属,J君心情的沉重是外人所不能完全理解的。